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法制 >
经济法制

尉氏县一政法干部涉嫌套路贷巧取豪夺他人资产

来源:中国新闻资讯网  责任编辑:张子文  发表时间:2021-05-11  点击

        近日,河南省尉氏县多家企业及受害人反映,尉氏县政法委干部张保林长期参与高利贷违法经营活动,精心设置套路,巧取豪夺他人巨额资产,导致个别企业经营状况恶化陷入困境,其行为严重败坏了政法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良好形象,给当地社会经济秩序和营商环境带来了严重影响。
 
        设置套路   巧取豪夺金兰公司三十亩土地
 
        2014年5月,尉氏县政府与开封市金兰置业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由金兰公司投资建设尉氏县工业园区道路工程项目,县政府出让部分土地进行建设开发。    
 
        据金兰公司提供的银行流水资料显示,项目开工后,为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从2015年----2016年,金兰公司先后向张保林夫妇借款998.2万元,月息为3%---4%。张保林让妻子秦英与金兰公司签订借款协议,金兰公司的印鉴、网银、借款合同,均被张保林夫妇收管把控,直到2017年1月17日后才交还。
 
        从2014年开始投资建设政府道路项目到2017年7月底,金兰公司前后向有关部门缴纳工程代付费700万元、青苗赔偿费567万元、土地税金176.4906万元(A26/A27/A6地块)、土地出让金3900万元(含金兰公司项目工程款3690.9269万元),合计5343.4906万元,获得政府出让建设用地51.904亩。张保林、秦英夫妇精心设计套路,巧取豪夺了其中的30.718亩,占获得的政府出让给金兰公司建设土地总数的59%以上。他们是如何办到的呢?

李代桃僵   诱骗成立银丰公司巧取金兰公司土地
 
        2016年10月,金兰公司承建的工程完工后,准备接受政府出让的部分土地。此时,张保林找到金兰公司协商,于2016年11月14日共同成立了尉氏县银丰公司。
 
        慕亚兰回忆当时同意成立银丰公司的原因,“:张保林说金兰置业修路欠了那么多帐,不如我们一起开一个公司,他让王志敏(张保林儿子的干娘)当法人,我和秦英各占50%,土地证摘牌(后)向银行贷款(还借秦英的高利贷),之后法人和股权转让给我,干干净净一个公司,后来土地(证)下来后张宝林把所有的东西都锁起来不给我。”(内容来自庭审笔录)
 
        尉氏县银丰公司成立后,金兰公司股东慕亚兰和张保林妻子秦英作为自然人各占50%股份,张保林指定王志敏担任公司法人,并将公司印鉴全部收走,从而实际控制了新成立的银丰公司。随后,张保林、秦英夫妇用金兰公司的工程款支付了大部分土地出让金,把土地过到了银丰公司名下。
 
        据金兰公司提供的流水证据显示, 2016年11月14日,秦英通过个人账户分三笔转款4042.2298万元给县财政局(土地出让保证金); 11月16日,县政府支付工程款3690.9269万元到达金兰公司账户;11月16日当天,秦英从金兰公司账户把刚到的工程款合计3900万元转给了开封某公司(张保林、秦英夫妇始终没有解释其中的原因);2016年11月18日到2017年6月2日,银丰公司合计受让土地51.904亩,土地出让金85万元/亩,合计4412.265万元。
 
   
 
        胁迫签署共同开发协议    割让金兰公司30余亩土地
 
        2017年春节前夕,当先期的两块土地转到银丰公司名下并办理了土地证后,张保林向金兰公司提出要双方签署共同开发土地协议。
 
        开封市金兰公司在法庭上陈述了当时被迫签字的情况,“:在该土地证下发后,(金兰置业公司)提出以该土地证向银行贷款,偿还向秦英的借款,但银丰公司印章等相关手续均有张保林控制其拒不配合,张保林提出要与慕亚兰与徐二立(金兰公司股东、法人)共同开发该块土地,只有在两原告(金兰公司股东、法人)同意的前提下,才同意(办理手续)向银行贷款。” (内容来自庭审笔录)
 
        就这样,2017年1月17日,金兰公司被迫在张保林事先拟定好的一份《土地开发协议书》和一份《结算证明》上签字画了押。
 
        《土地开发协议书》中确定,“双方共同开发尉氏县银丰公司名下的土地......现已办土地证48亩左右(当时摘牌A26、A27地块).....乙方(秦英)占30.718亩。”
 
        《结算证明》的内容是:截止2016年12月30日,金兰公司和徐二立、慕亚兰欠秦英借款2553万元已清(秦英投资到尉氏县银丰置业有限公司土地上)。
 
        据金兰公司慕亚兰讲,张保林秦英夫妇就是用一份共同开发协议和一份结算证明,拿走了原属金兰公司的30多亩土地,而且少付土地出让金58.03万元。
 
        据金兰公司提供的流水材料统计,从2015年----2016年,金兰公司和股东慕亚兰向张保林、秦英借贷998.2万元,期间还款144.85万元,借款本金余额853.35万元。除了2016年替尉氏县裴远岭担保400万元金高利贷本息外,他们至今搞不清楚这其余的高利贷欠款是如何累计的。虽然金兰公司多次要求张保林说明2553万元如何形成,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目前,这块土地已被银丰公司开发成居民住宅,每平方米销售均价5000多元,价值高达上亿元。

 
身为政法干部   长期参与高利贷经营活动
 
        发放高利贷牟取暴利,是《民法典》明令禁止的行为,它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给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危害。然而,张保林身为政法委干部却长年与家属从事高利贷经营活动,且数额巨大 。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裁判文书显示,2014年-----2015年,以张保林妻子秦英的名义向欧利公司、巴楚公司,泰鸿公司、威狮公司多家单位和个人出借资金合计1450余万元。其中,有650万月息为2.5%--3%,是不折不扣的高利贷。
 
        私下里他们放的高利贷更多,其中2015年--2016年,分11次借给金兰公司998多万元,月息3%---4%。2014年3-11月,分3次借给尉氏县裴远岭700多万元,月息2.5%---2.8%。
 
        以上总计3148万元,其中2348万月息为2.5%---4%,占出借资金的74%以上。



丈夫出面谈放款   妻子出面签协议   借款先收砍头息
 
        据尉氏县多位企业界人士介绍,张保林放高利贷在尉氏县是公开的秘密。每次借款,都是张保林与借款人商谈条件,然后再以妻子秦英名义办手续转款收息。
 
        2014年3月, 尉氏县企业家裴远岭找张保林借款,张保林和他谈好月息2.5%--2.8%(不包括罚息),然后拿出一份出借人为秦英的格式合同让裴远岭签字办借款手续。
 
        第一次借款,张保林要裴远岭先转给他159万元,说是要看看裴远岭的实力。
 
        2014年3月12日,裴远岭给张保林转账159万元。3月13日,张保林借给裴元岭300万元。实际上,张保林借给裴远岭的本金为150万元,其中利息9万元就在裴远岭给他转的第一笔款中,是不折不扣的断头息。
 
        据裴远岭银行流水统计,自2014年3月---11月,他从张保林秦英夫妇手中借款总计700万元,到2016年2月,累计还款778.24万元。

担保拉郎配   300万半年变成400万   
 
        2016年,张保林为催要裴远岭剩余欠债,通过法院查封冻结了裴远岭的企业,逼迫他另签了一个欠款540万元的调解协议,后来,张保林又让金兰公司为其中的300万提供担保。
 
        裴远岭在提供给有关部门的《情况说明》中描述了当时的情形:2016年下半年,张保林通知裴远岭到他家中商量还钱的事情,他提出让金兰公司对裴远岭的欠款进行担保,然后,通知金兰公司法人徐二立到其家中茶室协商担保条件,现场起草了担保协议。张保林让妻子秦英从旁边房间保险柜中把金兰公司印章、营业执照、网银、法人私章等都拿到茶室,现场办理了担保300万元欠款的手续。然后,张保林让妻子秦英把这些东西又收走了。
 
        据金兰公司和裴远岭证实,后来,不到半年时间,张保林就把这300万元担保,连本带息累算成400万元(合月息6%以上),强加给金兰公司。
 
        2017年1月17日,张保林逼迫金兰公司在《结算证明》上签字认可2553万的借款本息,其中就包含这400万元。
 
        利用公权力追讨高利贷   随意抬高欠款数额
 
        当借款人不能及时或足额按时还款时,张保林就利用公权力追讨债务,或通过关系让法院采取强制措施,威逼借款人签订新的还款协议,借此随意抬高债务数额。
       2016年,张保林为催讨裴远岭债务,通过法院查封冻结了裴远岭的企业,逼迫他在法院又签了一个欠款540万元的调解协议。裴远岭一年借款700万,需要还款的数额最后不明不白的达到了1400多万元(包含已还778万元)。
 
        据统计,2015--2019年间,经法院处理的与张保林妻子秦英有关的借贷诉讼案件就有13起,涉案金额1000多万。其中,张保林两次作为秦英委托代理人亲自出庭诉讼和执行冻结财产。
 
        据知情人介绍,尉氏县许多企业都借过张保林夫妇的高利贷,很多最后都被拖垮了,一些老板失联甚至不知去向。
 
        在尉氏县许多人眼里,张保林政法干部的身份为他参与高利贷经营罩上了一层光环,尤其作为执法监督干部,公检法都能被他左右,许多人都对他畏惧三分。
 
        据金兰公司慕亚兰回忆,在(2020)豫0223民初3887号案件审理中,尉氏县法院为查明案件事实,依法调取了张保林妻子秦英名下银行流水,张保林以法院调取秦英银行流水侵犯隐私为由,当庭向主审法官进行索要,并要求法官回避。
 
         一个企业下岗职工,秦英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据知情人说,有一部分资金是张保林夫妇通过关系从当地银行低息贷出再加高息放出!《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慕亚兰在庭审中通过查阅流水单发现,秦英的银行账户不仅来往资金流量巨大,而且来往人员中赫然有部分尉氏县政府机关人员的名字。
 
        据了解证实,张保林确实是尉氏县政法委干部,为县政法委执法监督科科员。
 
        政法干部的腐败,影响极其恶劣。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党中央提出的新要求,是政法战线全面从严管党治警的新举措。中央政法委要求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清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的“两面人”,彻查黑恶势力“保护伞”,深查执法司法腐败,严查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以清除害群之马来维护好政法队伍肌体健康。并以突出问题整治带动面上问题整改、作风形象改观,集中整治“六大顽瘴痼疾”:一是违反防止干预司法“三个规定”;二是违规经商办企业;三是违规参股借贷;四是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规从事经营活动;五是违规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六是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强化治建并举,在整治中补短板、强弱项、堵漏洞,建立健全执法司法监督管理制度体系,全面防范化解廉政风险。
 
        据悉,目前,尉氏县一些企业已再次就张保林的问题向有关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
 
        相关链接    公安部正式明确:“套路贷”是新型黑恶犯罪
        2020年11月16日,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新型黑恶势力犯罪有关情况。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郭林在主持发布会时表示,“套路贷”是新型黑恶犯罪的一种。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在全国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强调今年是专项斗争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要始终保持强大攻势,全力侦办涉黑涉恶重大案件和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推动专项斗争不断实现新突破。公安机关在这场专项斗争中始终坚持突出重点、主动出击,注重从新业态、新领域中发现新型黑恶犯罪,及时依法打击,推动标本兼治。
        “这种新业态的黑恶犯罪为什么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危害很大?”郭林表示,主要是它具有很强的欺骗性,一般以民间借贷为幌子,通过骗取受害人签订虚假合同虚增债务,伪造资金流水等虚假证据,并以审核费、管理费、服务费等名义收取高额费用,恶意制造违约迫使受害人继续借贷平账,不断垒高债务,最后通过滋扰、纠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暴力或“软暴力”手段催讨债务,达到非法侵占受害人财物的目的。这类新型黑恶犯罪不仅严重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扰乱金融市场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对此,公安部高度重视,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副组长赵克志专门作出批示、提出要求,召集有关部门专题研究,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套路贷”新型黑恶势力犯罪开展集中打击,打掉了一大批“套路贷”黑恶团伙,取得了显著成效。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政委曾海燕通报,“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隐蔽性强、获利快、收益高且易于复制传播,危害极大。一是侵害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许多受害人一开始贷款金额很小,但在犯罪嫌疑人的“套路”和威逼利诱之下,很快就背负上巨额债务,有的受害人为此倾家荡产,只能卖房还债,甚至被逼自杀。二是扰乱正常金融秩序。“套路贷”团伙普遍不具有金融资质,以民间借贷为幌子从事非法放贷活动。三是衍生出多种刑事犯罪。犯罪嫌疑人为催收债务,一般采取辱骂、恐吓、威胁等软暴力手段,有时还伴有暴力型犯罪行为,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多种违法犯罪。四是影响社会稳定。一些“套路贷”借助网络平台,从线下向线上蔓延,由传统的接触式犯罪转变为新型非接触式犯罪,侵害的群体人数更多、范围更广,社会危害大。
        目前,公安部已部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严打“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一是将从事非法讨债、高利放贷以及“套路贷”的黑恶势力列为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打击重点;二是积极推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出台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对依法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进行了具体、明确的规定;三是挂牌督办一批“套路贷”黑恶案件,派出十余个专家组赴多地实地督导案件侦办工作;四是主动运用大数据、信息化的手段,对“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开展分析研判,及时发现“套路贷”线索、部署各地进行打击。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共纪委监察网 中国政府网
 
版权所有:法制文化传播中心 常年法律顾问:著名法律硕士、主任律师刘培强13603867876 豫ICP备15030272号
电话:0371-55988855 13673975936 QQ:1905353516 邮箱:zgfzwhcbz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