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河南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显成效

来源:法治日报网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时间:2021-10-31  点击


    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已显现,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于东辉被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在位时插手的部分案件也在群众的争取下得到纪委和打黑办等有关部门支持从新梳理,真相不久将会公布于众。
本网讯 河南报道:据中原盾7月7日报道全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召开,贯彻落实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安排部署,部署教育整顿“回头看”和中央督导组反馈意见整改工作。省委书记楼阳生主持会议并讲话。
近期,河南政法领域已有多位领导主动投案或被查:5月20日,据河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河南省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于东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涉及到的以往案件正在进行梳理,正本清源,还原真实,以负责任的态度纠正不公正的行为。郑州金水区寺坡村涉黑案件在村民积极的争取中获得了再审诉求。
回顾案件,本案发生在2018年12月20日,郑州市金水区南阳路街道办事处寺坡村民小组组长王国强及村民共计23人以黑社会组织涉嫌犯罪罪名被抓走入狱,其中21人被判定为6~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王国强的工作笔记
案情起源于1999年5月20日,寺坡村民组与郑州市予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予宛公司)的经济纠纷案,当时双方签署了一份《联营协议书》,由村民组提供土地和现金300万元,予宛公司出资631.5406万元,联合建造一栋商务楼。但是在工程施工过程中予宛公司资金一直不到位,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在村民组多次交涉催促无果情况下将该公司告到郑州市金水区法院,金水区法院以法判决双方解除协议。
但是予宛公司并不死心,通过关系联系到了当时在河南高等法院的民二庭庭长于东辉,在于的帮助下,2012年,经济纠纷结案已长达五年之久后,予宛公司又以不服金水区法院判决,再次将寺坡村民组告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2年10月作出判决驳回了予宛公司的诉讼请求。随后,予宛公司又上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将该案件转到民二庭进行审理。2013年7月省高法裁定:一、撤销郑州市中级法院民事裁定;二,指令郑州市中级法院对本案进行重审。2014年2月于东辉任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5年12月,在于的授意下,郑州中院裁决如下:一,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寺坡村集体全资盖的6000多平方的商务楼分割给予宛公司1703.07平方或支付相应的价款;二,寺坡村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给予宛公司租金和利息773467.2元。

寺坡村不服判决准备申诉,而2018年11月于东辉已升任郑州市政法委书记,在于的操纵下,指令新密市公安局以涉黑为由将村民组长王国强等21人抓捕入狱,异地审查。并于2019年判处以王国强为首的21人6—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将寺坡村集体资金1600多万元不明缘由的转入予宛公司某股东个人账户。
另据寺坡村民组群众讲:“王国强等人被定性为黑社会组织是于东辉、予宛公司及寺坡村村民组原组长任贵全等人因利结合共同罗织的罪名。2006年时任寺坡村民组组长的任贵全和其老婆刘仙枝暗箱操作将寺坡村村民组农贸市场5亩地含18间房屋(有部分门面房)以8.4万元超低价格每年,租期20年租赁给孙增强,再由孙增强出面高价向外租赁,当时由孙增强出资20万元,他本人持股40%,任贵全老婆刘仙枝持股30%,张福生持30%的股份。寺坡天明商务楼7层面积6024平方米,张福生、刘仙枝、韩瑞君三人以年租金45.6万元的白菜价租赁。2011年王国强等人当选新一届村民组长和村民代表以后解除了孙增强、刘仙枝、张福生、韩瑞君等人的不公平协议回收改造后这两项就为本组收入约680万元,在新一届村民组领导的带领下,寺坡组由原来村里最贫困组跃居为全村居民收入最高的组,组民幸福感也大幅提升。可因为解除合同触动了任贵全等人的利益因此他们便联手予宛公司罗织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再加上贪官于东辉(众所周知动辄开口索贿几百万的主)的背后操作。一个真正为百姓办实事的组长及一些无辜群众便硬生生被他们定性为黑社会组织而判刑。如今贪官于东辉已经落马,可侵吞寺坡组集体财产的人还逍遥法外。而被任贵全等人和予宛公司联手诬陷的好组长王国强等人还在狱中受苦。”

刘仙枝及其亲属在殴打村民
如今随着王国强等人的入狱寺坡组又被任贵全等人操控,经济也;一落千丈,村民生活在煎熬之中,事实真相并未得到客观展现,但他们坚信:在纪委监委和打黑办等有关部门的关注下,总有一天,他们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

据悉目前,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接收再审理此案件,相信正义只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以下是寺坡村民组群众提出新密法院判决存在的问题
河南新密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20)豫0183形初25号的部分证言有问题
本案证人也是所谓的被害人 张福生(判决书103页)《原来是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厅厅长因犯错误,被判刑 释放后到我村 太极公馆开发商副总 》
证言不可信原因:
⒈他是新密人,是寺坡村太极公馆开发商副总。公司成立之后他招聘任贵全老婆刘仙枝到他公司当会计(刘仙枝原来是玛钢厂职工,食堂卖票员)具村民反映,太极公馆多占寺坡十几亩地,所以给了寺坡村多套房产,可是给寺坡的房子都去哪了?任贵全堂妹堂弟一人一套,刘仙枝兄弟姐妹六人每人一套共8套,知情人反应刘仙枝另外还卖了一套,当时副组长兼会计朱文荣一套其姐姐一套,当时现金出纳娄保莲一套其小叔子郁公社一套。请查一查寺坡村164名村民比他们条件强的差的谁又住太极公馆的房子了?查一查房子的来源,出卖了多少集体利益换来了他们的个人利益。
⒉张福生、任贵全、刘仙枝、孙增强(都是本案证人和所谓被害人),他们队寺坡村民赖以生存的地方早已虎视眈眈:①寺坡村农贸市场,06年以奇低的价格签订了承包合同,土地五亩,房屋18间(包括门面房),租期20年,年租金8.4万。对门大药房老板开玩笑说:寺坡人都是傻子,那么大地方还没有我这两间门面房房租贵。注:任贵全,刘仙枝暗箱操作,由孙增强出面承租,孙增强出资20万,占股40%,刘仙枝占股30%,张福生占股30%。②寺坡天明商务楼,6024平方,7层,年租金45.6万(包括税金)。注:是张福生,刘仙枝,韩瑞君三人股份。
以上两项收回改造后农贸市场年收入越400万,天明商务楼约280万,合计收入约680万。
张福生与任贵全在太极公馆一期工程居住复式房,两人是对门邻居。房子是任贵全于2003年获取,当时村民收入仅几百元,任贵全全家并无其他额外收入,这样在当时算是豪华的房产他又是通过何途径获得?
本案证人任贵全(判决书99页)
证言不可信原因
任贵全是寺坡村前任组长,其在任期间拉帮结派,到处认干亲,其中办事处主任李宇飞是他妈的干女儿。他老婆在村里也认了好多干亲戚。任贵全把控寺坡村政权二十年,其和老婆刘仙枝内外勾结张福生、孙增强等人长期盘踞在寺坡村,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集体财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然乱社会秩序,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使集体经济遭受重大损失。
注⒈2011年前,任贵全将寺坡太极公馆开发付给村组的卖地款四千多万元挥霍殆尽。
⒉寺坡农贸市场,天明商务楼,黄河批发市场都有他的股份。
⒊在村民基本生活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任贵全把村里十几处赖以生存的资产全部低价租给他的亲戚朋友:①卫生路无纺布厂五亩土地2000平方厂房以8.5万租给其叔叔任焕军(村民回收后年收入约200万)。②卫生路原无纺布厂锅炉房,1.2亩地,200平方房屋,年租金8000元,租给其母亲赵巧云(回收改造后年租金约70万)。③27号院一号楼500平方按400平方租给其表妹杨景华等等……
⒋任贵全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活动。2011年前领导组织村民去围堵南阳路大鸭梨酒店,南阳路省茶叶公司,黄河路批发市场,宝源大酒店。凡去的人都发钱,他们向被围堵单位勒索巨额资金,然后骨干成员私分挥霍。其中围堵宝源大酒店后,向酒店勒索四套房子,任贵全的小姨子一套,朱文荣副组长妹妹一套,其余两套给了谁不得而知。
2011年后王国强等人被选举为新一任组长和村民代表,为了挽回集体财产不再受到损失,解除了任贵全,孙增强,张福生等人暗箱操作的违法合同,触动了他们一伙的利益。他们一伙疯狂打击报复村干部和村民。组织一帮由孙增强带领的社会流氓打手,带着凶器围堵寺坡农贸市场,天明商务楼,和政府改造的天明路青年公园拆迁现场,都是这一伙人,有视频为证。与寺坡村村民发生冲突,辱骂殴打致多名村民受伤,他们利用一名回民商户,煽动几个回民,又找了几十个假回民,妄图挑起宗教民族矛盾,围堵寺坡村集体农贸市场,造成市场无法营业,损失惨重。在办事处出面制止下,他们勒索村里十多万巨款后事件才得以平息。他们找的这些人每人每天发100到200元不等。
另外具知情人透露,丰乐路准备加宽改造时,任贵全得到信息,伙同妹夫盖了个加油站,实际就是个空壳。政府包赔了多少请查一下。
本案证人 孙增强(判决书81页,96页)
证言不可信原因:
孙增强是外地人不是本地人,早年租用寺坡村场地,厂房,开办汽修厂。来寺坡以后长期拉拢,腐蚀干部。培养势力,与任贵全,刘仙枝夫妻等人内外勾结。长期盘踞在寺坡村,利用任贵全职务便利,侵吞集体财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气压百姓,无恶不作, 使集体经济遭受巨大损失。
孙增强的第一桶金,是在寺坡村捞的。所以这块肥肉他想长期霸占,孙与任贵全刘仙枝等人早有预谋,抢占寺坡农贸市场等地,05年注册农贸市场营业执照。06年任贵全未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也未向上级村委会汇报,独断专行,与孙增强签署非法合同。孙增强为法人代表,占40%股份,刘仙枝30%股份,张福生30%股份。本属于集体财产的这些钱,堂而皇之的流进了他们的腰包。
今年年初,寺坡村市场再次升级改造,孙增强在市场内拍着胸脯说,这市场就是我的。据知情人士透露,任焕军,弓金锋强行插口农贸市场升级改造工程,完工后,孙增强暗箱操作。任焕军,弓金锋耍手段。使承包商卷铺盖走人,为什么2011年以来,为什么孙增强多起纠纷,都有孙增强掺和进来:
1、农贸市场是他多次领证闲杂人等打砸(2011年10月4日3点左右。带着凶器威胁打伤多名村民,10月25号带领3名社会闲杂人等,携带两瓶液化气罐到市场,准备用打火机点燃引爆,110及时赶到才组织一场悲剧发生。有派出所出警记录在案)此后又多次闹事,打砸致多名村民受伤。随后煽动市场一名回民商户,找了两个回民,其余几十名汉民,一人发一顶白帽,冒充回民。妄图挑起宗教民族矛盾,围堵市场,造成无法营业,经济损失惨重,在办事处出面制止下,勒索村里十多万巨款后,事件才得到平息。
2、我们寺坡天明商务楼,与韩瑞君,张福生,刘仙枝得经纠纷又是孙增强带领这帮社会闲杂人员去闹事。多次打伤我村村民。
3、2014年政府牵头建设郑州市天明路青年公园,拆迁寺坡村在天明路门面房,我村配合政府拆迁工作,还是孙增强多次领人去闹事,对抗政府拆迁,我村村民王国强在给拆迁商户做拆迁动员工作期间,孙带人打伤王国强,并把手机抢走,当时南阳路派出所出警调查,并有出警记录作证。
孙增强伙同任贵全,张福生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活动,附有视频与照片。
本案证人赵巧云(判决书98页,147页)
证言不可信原因:
赵巧云是任贵全母亲,低价租赁卫生路33号。(原无纺布锅炉房院)1,2亩地,房屋200平方,年租金8000元。后为遮人耳目,涨到1200(回收改造后,年收入70万)
本案证人李翠花(判决书47页)
证言不可信原因:
李翠花爱人是刘仙枝同学(现还在服刑期间)任贵全在任期间,集体几座楼房顶有通讯信号塔,每年收入2万元。有李翠花与其爱人负责收租,其将租金占为己有,不需向村里上交,到2011年王国强新一任领导班子上任后,才将其回收,由集体收租。
本案证人 弓金锋(判决书71页)
证言不可信原因:
任贵全在任期间和弓金锋,两人勾结,由弓金锋承包转运寺坡村工程垃圾和生活垃圾,每年虚开多少车侵吞请多少集体财产请查一查,另外27号院一间门面房一直是弓金峰收租金占为私有,直到2011年村里改造,为了选举当组长,才把收的租金上交了一小部分,大概5000元。
2019年寺坡村菜场升级改造,强行插手,使了很多手段、,直到改造承包出去。强行包揽市场清扫垃圾项目,以20多万元承包下,找一个残疾人,一个老年人,每次检查卫生都不合格,都要批评、罚款。商户改造二楼横加干涉,商户无法正常开业退场,他转包出去,新来的商户发现这情况要求把寺坡人都清出去,反之不包。
弓金峰与康元贞争卖太极公馆建筑材料,强买强卖,据本人给村民描述说,太极公馆我也没弄多少好处,就是一套太极公馆房子,一辆本田轿车。
本案证人 司新巧(判決书41、146页)
(任贵全干女儿的母亲)
证言不可信原因:
任贵全在任期间司新巧爱人杨玉全承包队里一块地,任贵全利用职务方便不明原因的赔他10多万元不顾村民利益。
本案证人 杨景华(判决书48页)
任贵全表妹
证言不可信原因:
丰乐路27号院门面房13间(500多平方)任贵全利用职务便利按400平方租给杨景华,年租金仅4.8万元。据寺坡村民描述:杨景华的舅舅任换军也想捞此好处,两家还因此大打出手,经任贵全调解,杨景华每年给舅舅两万元才平息。
本案证人杨景华母亲任换清 是任贵全的姑姑,承包28号院门面150平方,场地200平方,年租金仅7200
本案证人 刘景枝(判决书96、75、122、184页)
刘仙枝妹妹
证言不可信原因:
刘景枝爱人任新顺是任贵全在任时司机,公家汽车就像是他们家私家车一样,光每个月白条报销都几千元!通过孙增强开的修理厂虚开多开修理费。一次私下旅游,酒后驾驶撞人致死,理赔十几万!任二拴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在村账上报销!并且太极公告本人也有一套!请问以当时的村内工资水平怎么有能力购买的
本案证人 任拴群(判决书证词195页)
任贵全堂弟(曾是判刑劳改犯)
证言不可信原因:
出狱后靠哥哥村组长势力,混吃混喝,当保镖。
寺坡菜市场任贵全老婆刘仙枝有30%股份,都是任拴群去收钱。另在太极公馆的其中一套房转手卖了,不久前刘仙枝还带领一群人去寺坡村院里打一村民,他也在场。还利用职务之便把原牛奶厂低价租给弟弟任拴群连合同都没有。
据证人本人叙述,证言存在诱导、诱骗、恐吓、虚假与真实情况不符等情况。
1、任换军判刑劳改释放犯,任贵全叔叔,他是黑高智囊团
2、利用任贵全权力之便,以权谋私,低价租入寺坡(无纺布厂旧货市场)两个场地,低价租入,高价转租,每年从中牟取暴利几十万,吃喝嫖赌无恶不作
后因新一任班子收回场地,断了他的财路。
任贵全、刘仙枝、孙增强他们属于黑高参智囊团,他们几个疯狂到处告黑状,诬告陷害,从2018年12月被抓至今,任焕军到处造谣生事,恐吓村民,直到一审下来,在办公室他大肆鼓吹,“你们放心,让他们上诉,就不给他们时间和机会翻案”,说的法院好像他们家开的一样。他是老滑头,因为他知道这都是诬告,他在背后策划,就好像他是新密专案组一样,他叫谁去谁都得作证,逼着别人签字,但是他个人没有一份证词签字,其中孙红燕代表,别人问他你签的是事实吗?他说是任换军非叫她去签的。
 

顶一下
(101)
88.6%
踩一下
(13)
11.4%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共纪委监察网 中国政府网
 
版权所有:法制文化传播中心 常年法律顾问:著名法律硕士、主任律师刘培强13603867876 豫ICP备15030272号
电话:0371-55988855 13673975936 QQ:1905353516 邮箱:zgfzwhcbzx@163.com